【锤基】余生很长 你最难忘【糖,慢慢屯的一个一个小糖果】

人物属于漫威,ooc属于我

     那个时候我和Loki还在读大学。我的选课有几节是在晚上的,七点到九点半。他没有晚上的课,全是白天的。我上课的晚上,他大部分时间都泡在读书馆看书,然后提前几分钟过来找我。
    
    他看的书很杂,有名著的,也有默默无闻的,简单易懂像是八点党会看,一些奇奇怪怪的晦涩难懂的书也有耐心啃。随便抓一本就看。
他看书自己有一番独特的理解,就像他把《红与黑》硬生生看出几分耽美小说的感觉,和看《战争与和平》像是在看战争版本的八点婆媳党,天天对里面的情情爱爱欲罢不能,在这一点上我自愧不如。

    我上课的哪一栋楼灯并非不好,但是电工实在不长心——大晚上的黑黢黢什么都看不见,全靠走过时每个人脸上明晃晃的手机灯光撑着。

    Loki眼睛不是很好,左眼近视二百七十五度,右眼远视一百五十度。我说他这样的眼睛,老了一定要受苦的。

    Loki说没事,反正你眼睛好。

    面对着夜晚没有灯的夜晚,Loki更加看不见,我不知道是夜盲还是散光,反正他走夜路挺危险,我不大放心。

    我们那个班是大班,往往一下课就出来一群,像是从小唱的那首“从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,嘎嘎嘎嘎嘎嘎嘎嘎……”他很难从一群鸭子里面分辨出我来,我倒是一下子分辨出他来了。

    六月的晚上湿漉漉的,梅雨季节。空气中混合着泥土灰尘的腥臭;洗了的衣服永远干不了,被滚烫的雨水烘着,时间长了有一股发霉的味道,有时候衣服已经臭了但是却还没有干-这个时候只能再洗一次或者干脆不洗,几天的衣服屯下来就为一个晴天,饶是我从现在江南长大,也对比厌倦不已。

    Loki一般会站在一楼和二楼的转角处等我,哪里空位比较大,不会和别人挤着。他把伞钩在小拇指上,手上拿着音乐播放器,头上带着一个黑红相间的头戴式耳机——和我们这群饱受挫折的鸭子有明显的差异。

    他是个沉迷于六十年代摇滚的小年轻,口味新奇独特,至少我现在也没有喜欢。他站在那里傻愣愣的,像是一个二傻子(实际上有时候兴头来了,我也会叫他二傻子,他就会笑着拿书打我。)对着前方的人群发呆,我快步走上去,把脸凑到他脸面前,能够吓他一大跳,然后他就会笑起来。

    他的笑声很好听像是清脆的乐器急促细密敲击的发出来的。

    我拿过伞,用手机打灯往前走。走的不快,地是用大理石板铺的,湿漉漉的格外滑,我怕他摔倒(毕竟也会撞到我)。

    我把伞撑开,Loki站在我右手边,我用右手把他脖子环住,往我怀里拉了一下。他不矮,但是我更高。然后我用左手吧伞架在我们两中间。

    雨不小,打在伞上声音还挺大,落在地面上或者在小水坑里面荡起涟漪,或者在地上溅来,路灯照的像是一场无声的小烟火;伞不大,挤着我们两个大男人就愈发的小了,于是我就把他搂紧一点,再紧一点。

    “Thor,我们应该换一把大一点的伞了。”Loki说。

    “多大?”我说着又把这个走路走着走着就会乱走的Loki往怀里搂一搂——雨这么大,万一我的小Loki漂走了可怎么办?

    晚上有点降温,气温不高,Loki身上很凉,我们贴在一起,我很快把他捂热了。

真的好甜啊,我要被自己甜坏了!!!!

评论 ( 10 )
热度 ( 44 )
  1. 我是妮妮的增高垫蓝河不蓝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蓝河不蓝 | Powered by LOFTER